太阳城赌城(中国)唯一官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章 > 文章详情

龚伽萝: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多重因素考虑

欧盟委员会于2018919日正式发布“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联合通讯,表示未来将从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和金融三方面,通过政府、国际组织和社会与亚洲开展更强有力的互联互通合作。欧盟此时提出互联互通战略主要有三方面因素考虑:

一、发达经济体竞相推出欧亚大陆互联互通战略,欧盟也不例外

本次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出台前,主要发达经济体美国与日本已着手制定类似互联互通的方针。美国和日本已经在与亚洲互联互通方面“棋快一招”,欧盟想要加速填补与亚洲互联互通的空白,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应运而生。

    2011年,为开发在中亚和南亚国家(主要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经济潜力、构建跨欧亚的东西贸易通道,同时应对阿富汗问题,美国提出新丝绸之路互联互通计划[1]20187月,为巩固新丝绸之路政策效果并应对我逐渐增强的国际影响力,美国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和蒙古深入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增进美国和印太地区的互联互通[2]。美国将以增加对印太地区社会资本投资、增强印太地区基础设施可持续性、促进印太地区能源出口和加速印太地区能源市场化为目标进行战略投资。此外,美日还将开展更高级别合作:美国预计将战略投资1.14亿美元,日本则将在能源开发、能源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资100亿美元[3]

2015年前后,日本陆续推出对亚洲的互联互通倡议。2015年日本发布“优质基础设施伙伴关系:为亚洲未来投资”政策[4]2016G7峰会日本提出扩大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伙伴关系战略[5],表示日本不仅将投资2000亿美元,还将发挥高科技制造业优势,积极参与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推广日本经验、日本标准和日本制度,全面增强日本与亚洲互联互通。此外,日本将与亚洲的互联互通根据地区发展差异细分为南亚互联互通和“东南亚互联互通”:2016年,日本首相与印度总理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构建“亚非增长走廊”,携手提高现有印太海上贸易航线的使用效率,打造现代海上贸易走廊,增强日本与南亚互联互通;2018年,在与美国联合推进印太战略的同时,日本另提出两陆两洋的战略框架,“两陆”即指亚洲和非洲大陆[6]。日本强调,通过在亚洲建设港口和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进一步发挥东西、南北经济走廊[7]在日本与东南亚互联互通中的作用,巩固经济伙伴关系。

二、亚洲市场需求大,欧盟意欲主导

亚洲市场大、需求大。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亚洲若要保持现有增长势头,其总投资缺口预计将在2030年突破26万亿美元。其中,亚洲电力运输缺口14.7万亿美元,交通运输缺口8.4万亿美元,电信投资缺口2.3万亿美元。私人投资领域投资缺口更是高达平均每年2500亿美元[8]。相较之下,2030年全球总投资缺口不过80万亿美元,亚洲投资缺口占全球的32.5%[9]

在欧盟看来,积极与亚洲互联互通一方面有助于获得较高预期收益,能帮助欧盟摆脱金融危机阴影,为其经济增长提供持续动力;更重要的是,欧盟意欲后来居上,抢抓该地区经济发展的主导。长期以来,欧盟应用各类投资基金投入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在投融资辅助互联互通方面已取得成功。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一直通过扩大放贷规模、组合投资基金和提供担保的方式投资欧亚互联互通。2015年以来,仅欧洲投资银行已累计向中亚和南亚的电力传输和贸易项目(CASA-1000)投资7000万欧元。2010年至20186月底,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亚投资基金已为中亚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注资超42亿欧元。凭借欧盟和其投资机构在该地区较早开展经营而具备的项目开发经验和融资优势,欧盟可确保公平竞争和可持续性发展。

三、欧盟中亚战略的延续

欧盟对中亚互联互通考虑由来已久。早在2007年,欧盟首次发布中亚战略,正式与中亚五国[10]达成新型伙伴关系[11]其中,能源和交通是战略重点。欧盟希望兴建一条“连通里海、黑海与欧盟的能源传输走廊”[12]。交通运输方面,欧盟计划东扩泛欧交通运输网络,促进贸易便利化,将中亚打造成未来欧盟和远东贸易活动的中转站。20152017年欧盟两次对2007年中亚战略进行评估。2015年意见强调要继续推广欧盟标准,通过双边合作增进与中亚贸易来往,并以全方面交通运输互联互通为基础,积极开发中亚能源;2017年再次强调交通运输对欧盟中亚互联互通的重要意义,欧盟未来将促使中亚能源交易融入世界市场、能源运输汇入国际输送通道[13]。此次欧亚互联互通战略通过加强对中亚投资基金和邻国关系投资基金等互联互通融资工具的使用,以及强调中亚对于欧盟未来扩建综合性交通运输网络的客观重要性,强调开展欧盟-中亚经济双边合作、区域合作和可持续互联互通。

 



[1] “U.S. Support for the New Silk Road”, U.S. Department of State Diplomacy in Action

[2] 见美国政府20187月公告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president-donald-j-trumps-administration-advancing-free-open-indo-pacific/

[3] 见美国政府201811月公告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u-s-japan-joint-statement-advancing-free-open-indo-pacific-energy-infrastructure-digital-connectivity-cooperation/

[4] 见日本外務省政策发表https://www.mofa.go.jp/policy/oda/page18_000076.html

[5] 见日本外務省文件The G7 Ise-Shima Summit “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 (2016). https://www.mofa.go.jp/mofaj/gaiko/oda/files/000241007.pdf

[6] 见日本外務省文件Towards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2018).

[7] 东西经济走廊是一项经济发展计划,旨在促进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的局部经济一体化,于20061212日正式运营;南北经济走廊是曼谷和胡志明之间的重要贸易走廊。

[8] pvii, xi, Report: Meeting Asia's Infrastructure Needs (2017). Asian Development Bank. 数据不包含脱贫和保护当地环境的成本。

[9] p7, G. Inderst,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Private Finance, and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Asia from a Global Perspective, ADBI Working Paper Series 2016.

[10] 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11] 全称为《欧盟中亚战略:与中亚的新型伙伴关系》。见P8-33, The EU and Central Asia: Strategy for a New Partnership (2007)

[12] 在后期报告中被称为“跨里海能源走廊”

[13] Council Conclusions on the EU strategy for Central Asia (2017).